1.560  

 

大雨就這樣,不斷。

然後雨下成了河,河流過了眼,眼底再也見不著這世界上的人事和風景如畫。

 

人是多麼脆弱的動物啊,以至於一首後搖都能讓你聽到哭了再哭,

擦乾眼淚聽到隨機播放同一段扣人心弦又要咬著唇努力別感傷。

 

多想睡得安穩,睡得自在,別在半夢半醒間看見你的臉。

你的臉是個記號,記著我從什麼時候開始失眠也記著我從什麼時候開始被迫與夢魘妥協。

 

這些年來所的小折磨-----對,小折磨,

不能承認也不覺得它像當初那麼嚴重的在撕裂我了,即使我總在夢裡夢外都滿頭大汗:

連滾帶爬地奔跑、扯破喉嚨也喊不出聲的呼救, 

每次每次都是在精疲力竭睡著時做了這夢,然後醒了還是精疲力竭。

 

我記得五年前也還是下著雨,

所以雨就從那時候下到現在。

 

五年後的現在也是冷鋒過境,

只是再低溫都不比那時心冷。

 

我總是問自己三個月夠不夠、半年夠不夠、一年了、都三年了、五年總可以了吧?

而事實是沒轍。

 

睡了14個小時之間,迷迷糊糊間又攙和了一些人,

這次我說我好累了還要回迴龍去寫案子夠了你要說的話要做的事都趕緊吧我還要回去呢...

這時的你突然變成另外一個人,然後說趕緊回去睡吧。

於是我就醒了,一時間還突然不知道自己在迴龍還是在家。

 

然後迷糊間又睡著,這次乾乾淨淨地不帶任何夢境睡到午時,

而雨還在下,下到我睜開眼,吃第一口早午餐之前。

 

突然有點感動,你那句趕緊回去睡吧終結了五年的夢魘。

創作者介紹

【---cosm】

布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